廣告

腕表之家手表排名 最貴的手表腕表之家

綜合媒體

江詩丹頓

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世界最著名鐘表品牌之一,1755年創立于瑞士日內瓦,為世界最古老最早的鐘表制造廠,也是世界最著名的表廠之一。江詩丹頓傳承了瑞士的傳統制表精華,未曾間斷,同時也創新了許多制表技術,對制表業有莫大的貢獻。

伯尼手表

上海淮海中路796號,江詩丹頓之家,Julien Tornare坐在對面侃侃而談。“未來,我們將開設更多像上海江詩丹頓之家這樣的品牌形象店。”他說。

作為江詩丹頓新任亞太區董事總經理,Julien Tornare對中國這個炙手可熱的市場有太多的期待,而他本身的作為也同樣叫人期待,他曾經領導該品牌美國市場6年,成績有目共睹,而如今的中國市場無疑是更寬廣的舞臺。

教中國人愛上復雜功能

今年的巴塞爾表展上,許多品牌推出了簡約、超薄表,這成為今年鐘表的最大趨勢。而究其原因,不容忽視的一個原因是中國消費者更偏愛這一類型的外表,所以,超薄的趨勢很大程度上是為了迎合中國人的胃口,撬開中國人的錢包,這些表更被戲稱為“中國表”。但這些超薄表看起來簡約,但其實并不簡單,正如Julien Tornare所說的:“這不容易做到,它的制作工藝非常難,你需要把那多功能和零件裝到那么薄的表殼里。”

其實,我們想說的是,在這一趨勢之下,江詩丹頓會不會為了順應中國市場,生產更多的簡單腕表?因為這個品牌向來就是以復雜腕表著稱。

Julien Tornare的回答是:不會。“我們生產手表不僅是要取悅中國市場,而是有自己的品牌哲學,我們根據客戶的需會對產品做一些定位,但是最核心的品牌不會改變,那就是在技術上、設計上、工藝運用方面以江詩丹頓傳統為主,一直延續下來。”他補充道,“每個品牌都是自己的DNA,最重要的是如何去保持它,而不是隨市場的需求去任意修改。比如有些手表品牌是以運動款著稱的,有一天它忽然做了一些超薄細小的表,可能市場會一下子沒有辦法接受它。”

眾所周知,制造復雜功能腕表是非常難的技術,但并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其中的深刻之美,更多的人看的不是門道,而是熱鬧,更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需要花上百萬元去購買一塊復雜功能腕表。“我覺得讓消費者了解復雜功能,一個比較好的方式就是創造互動機會,把復雜功能的知識傳遞給他們。”

以江詩丹頓為例,他們會定期舉辦VIP客戶的小型聚會、交流晚宴,邀請制表師到現場演示和介紹復雜功能,比如陀飛輪,師傅會介紹陀飛輪是怎么做出來的,在手表中的功能是什么,各個品牌在制作工藝上有什么不同。“客戶可以通過和師傅的交流去了解高復雜功能腕表的誕生過程,以及它背后的故事。這是了解產品的最直觀方法。很多客戶是先買簡單款的,然后再買稍微復雜的,接著買高復雜的,這循序漸進的過程也是我們希望帶領客戶一步步了解手表的奧妙,讓他們知道自己花那么多錢買一塊手表,背后的意義到底在哪里。”

美國人喜歡個性,中國人偏愛身份

領導美國市場長達6年之久,Julien Tornare對這個市場絕對了如指掌,而到中國市場雖然才大半年,但顯然也不是很陌生。他已經能總結出兩個市場的不同點,“這可能是兩個民族的傳統不一樣的緣故。”

首先,對于鐘表品牌背后的文化底蘊兩個市場的人表現出截然不同的興趣。美國人對此并不是非常感冒,“很多人不會想要更多地去探討和了解產品背后的東西,他們都是根據自己的需求去購買一個產品,而中國人則完全相反。Julien Tornare認為這和中華民族有悠久的歷史有關。“中國消費者特別愿意通過一塊手表去了解一個品牌背后的真正精髓和文化意義在哪里。”

其次,兩國消費者對手表類型喜好不同。美國人比較喜歡張揚個性的東西,所以他們更多地喜歡表盤大,有計時功能的,帶有點運動型的,對材料的要求沒有那么高,比如粉紅玫瑰金或者什么稀有金屬,他們都不講究;中國人則喜歡簡單、傳統的,尤其是小小的圓形,在材料上更偏向于貴金屬,可以代表尊貴或者是自己的身份。

“在中國市場這幾個月,我也看到許多中國消費者可能目前并不是江詩丹頓或者其他高級手表品牌的實在目標購物群,比如說消費能力還不夠,但是他們對高級手表的喜愛和情愫還是存在的,他們愿意

展開全文
江苏11选5胆拖